亚游娱乐场手机版 武汉兴图科创板IPO:间接大客户违规、科创属性不足

亚游娱乐场手机版 武汉兴图科创板IPO:间接大客户违规、科创属性不足

亚游娱乐场手机版,间接大客户严重违规、科创属性不足、第一大客户近年从微利到亏损、武汉兴图科创板IPO

武汉兴图新科电子科创板IPO即将上会审核。这公司让人特别关注的是2019年上半年只有7.56万元的扣非净利润。然而,细看该公司招股书及两轮问询回复,发现该公司存在诸多问题。

1、2018年11月26日才成立的擎天讯达成为武汉兴图2018年向间接军方销售的第四大客户,可能严重违规,有明显的利益输送嫌疑。

2、根据常识分析,武汉兴图科创属性不足,技术含量低。

3、采购、生产人员很少,更接近贸易公司性质。

4、奥维通信(002231)分别是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第三、第一、第六、第一大客户,然而奥维通信2016年、2017年都是微利、2018年亏损1.35亿元、2019年上半年又是亏损539万元,奥维通信主业除通信业务外,还有红木、珠宝玉石业务。第一大客户近几年从微利走向亏损,势必拖累武汉兴图持续经营、盈利能力。

5、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都亏损、报告期注销3家转让1家,有没有替武汉兴图垫付成本、费用?

先看武汉兴图公司的基本情况。

公司是一家基于网络通信的军队专用视频指挥控制系统提供商,专注于视音频领域的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主要产品包括视频指挥控制系统、视频预警控制系统,重点应用于国防军队,并延伸至监狱、油田等行业。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7955万元、14884万元、19814万元及4906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1万元、2938万元、4016万元及7.56万元。

一、成都擎天2018年11月成立,就成为公司当年间接向军方销售的第四大客户,严重违规,涉嫌利益输送

成都擎天讯达科技有限公司是公司2018年向间接军方销售的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为851万元。

然而,擎天讯达科技成立于2018年11月26日,注册资本300万元。

根据工商信息查询显示及对擎天讯达的访谈确认,擎天讯达2018 年 11 月成立时,由两名股东蓝运英、赵柄持有全部股权;因个人家庭原因及宋文娟拥有更好的领导能力和业务资源,2019 年 4 月,蓝运英、赵柄将所持有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宋文娟,但蓝运英女士仍在公司任职。截至本问询函回复日,宋文娟持有擎天讯达 100%的股权,为该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2018年11月才成立的擎天讯达为什么会成为武汉兴图2018年间接第四大客户?

公司解释,尽管该公司成立时间短,但擎天讯达的主要人员长期跟踪军方某大型研究所订单和业务,并为之长期服务,成立新公司后即与该研究所建立合作关系。

我们知道,军工企业上下游链条关系的建立是有严格程序和要求的。一个公司要成为军方某大型研究所的供应商,必须提前进入该研究所的“合格供应商”名单中,而一个公司要成为军队单位的合格供应商,需要申报,还需要该研究所的考察、检查,没有一年时间根本搞不定。擎天讯达2018年11月26日才成立,还经历了股权转让,一成立就成为该研究所的供应商,并将武汉兴图851万元的设备卖给该大型研究所,还完成产品验收,这种“神速”是反常的!

反常背后必有妖,这一系列背离常规的操作显示了利益输送的嫌疑!

二、根据常识分析,公司科创属性不足,科技含量低

科创属性是公司能否上科创板的前提条件。不少公司因缺乏科创属性而被科创板审核中心劝退。

招股说明书披露,武汉兴图研发生产的网络化视频指挥系统等产品在技术上已经达到了全军较为先进的水平,视频传输技术保持领先水平。武汉兴图在我国某大型研究所牵头承担的“某情报、指挥、控制与通信网络一体化工程”中,独立承担了视频指挥分系统的设计、开发、研制、部署工作,该工程整体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对于技术问题、是否先进、领先,公众投资者很难从专业上作分析、判断。但根据常识,倒是能得出基本判断。基本常识是:科创属性强的公司,需要大量高素质的研发人员,外部特征是研发人员高学历、高薪酬。核心技术人员很牛逼!

(一)公司研发人员高学历的少、低学历的多,专科以下搞什么研发?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公司研发人员分别为179人、195人、200人、185人。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末,本科学历的都占50%以上。

学历为专科及以下的人员分别为52人、45人、46人、37人,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人员分别为26人、34人、28人、26人。

笔者很纳闷,专科及以下学历的人员能够搞什么研发?是否是为装饰科创属性,把普通工人、办公人员、销售人员充为研发人员?

(二)核心技术人员学历、履历、薪酬都属一般般

招股书披露,公司核心技术人员5名,分别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程家明,副总经理孔繁东,副总经理王显利,监事会主席、平台研究部负责人陈升亮,终端产品部负责人周志祥。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5名核心技术人员中,只有王显利是研究生学历,其他4人都是本科学历。从薪酬来看,4名核心技术人员都是高管,领取的薪酬也属一般。

从核心技术人员的学历、履历来看,要想搞科创属性很强的专业,也不大现实,公司的科技含量没有什么想象空间。

(三)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低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公司研发人员平均年薪分别为10.09万元、11.80万元、13.08万元、6.66万元。如果扣掉个税和社保、住房公积金,研发人员每年实际到手的就更少了。

相比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人员平均薪酬,更是低了一大截。

公司为了说明自家薪酬是合理的,也列出了武汉市的可比上市公司研发人员平均薪酬水平。以此证明自家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与当地可比上市公司水平差距较小。

武汉3家上市公司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2017年15.43万元,比武汉兴图高30.76%。2018年平均薪酬是14.47万元,只比武汉兴图的13.08万元高10.63%。但2018年是精伦电子拖了3家上市公司研发人员平均薪酬的后腿。

精伦电子2018年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只有8.36万元。仔细一看精伦电子2018年年报,发现精伦电子2016年、2017年都是亏损,2018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只有332万元。这种情况下,精伦电子2018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只有8.36万元也属正常。

武汉兴图报科创板,相比武汉这3家主板、创业板的上市公司,自然更要强调科创属性。如果研发人员薪酬低,公众自然会怀疑公司的科创属性成色问题。

(四)每年研发人员离职比例高,队伍不稳定

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离职的研发人员分别为64人、76人、69人,分别占当期期末研发人员总数的35.75%、38.97%、34.50%,比例均超过3成,完全是超过了正常的比例(10%),可以说研发队伍很不稳定。

据研究,员工离职的最主要原因是对薪酬不满。

(五)还需要采购技术服务

报告期内公司劳务和技术服务的采购内容主要为项目的技术支持、检测、施工与维护等,2016 年度、2017 年度、2018 年度、2019 年 1-6 月采购金额分别为 14.05 万元、160.70 万元、312.79 万元、149.53 万元。

上述采购的主要是技术服务与支持,这也说明武汉兴图自身技术水平有限。

(六)关键设备少,成新率低

搞科研,重要的一个基础条件是高端实验室、精密仪器和电子设备,发明专利多,搞设计的还要使用专业的软件。然而,武汉兴图固定资产中,电子设备账面价值只有209万元,成新率只有33%。软件账面价值只有39万元。

武汉兴图虽然有几十项的专利,但只有这么一点电子设备,难免让人怀疑公司产品的科技含量、科创属性。

三、采购人员、生产人员少得离奇,更接近一家贸易公司

武汉兴图披露自主生产编解码器、服务器、终端等核心设备,生产过程主要环节为组装、软件烧录,其他配套设备通过外部采购供应。公司从外部采购编解码卡,将公司研发的编解码优化算法烧录进编解码卡后,将编解码卡插入矩阵机箱,形成不同类型的编解码矩阵;公司从外部采购不同类型的计算机设备及部件,并针对不同用途烧录各类型视音频综合服务平台软件、终端软件,形成不同类型的服务器设备、终端设备。产品所需各类设备齐备后,兴图新科组合各类设备进行整体测试,测试合格后入库。

然而,公司要完成上述产品的自主生产,一定需要不少从事生产的工人吧!披露的信息有点吓人,2016年、2017年、2018年,武汉兴图营业收入从2016年的7955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1.98亿元,营收增加了147%,生产人员数量却一直只有7人,3年没有变化,都是7人,生产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例每年不到2%,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生产人员数量占员工数量的比例。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6月末,公司从事生产的员工增加到11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仍然只有2.67%,仍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生产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例。

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武汉兴图营业成本分别为 1922.74 万元、5026.82 万元、5795.24万元及1027.12万元。因为生产人员很少,报告期公司成本构成中人工成本很低,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人工成本分别只有16.25万元、66.46万元、25.34万元及3.26万元,占总成本的比例分别为0.85%、1.32%、0.44%及0.32%   低得不可思议。

作为生产企业,自然离不开采购。公司在招股书、两轮回复中,把公司采购分为标准化采购、定向化采购、个性化采购三种,挺复杂。

如此复杂的采购,公司也需要配备不少采购人员吧?然而,公布的数据很雷人。2016年至2019年6月30日,采购部门各期人数分别为2人、2人、3人、4人,报告期完成采购总额分别为3088万元、3520万元、3368万元和1397万元。

因此,根据公司采购人员很少这一特征,我们可以推测武汉兴图采购的原材料、部件很简单,根本不存在复杂的采购。从公司生产人员很少这一特征可以推测,公司没有什么生产环节,基本上就是把采购来的东西直接卖给客户、派员去现场安装一下。

四、第一大客户近几年从微利到巨亏,武汉兴图持续经营、盈利能力受负面影响

奥维通信(002231)分别是公司2016年、2017年、2019年上半年的第三、第一、第一大客户。根据问询回复,2018年奥维通信是公司第六大客户。

然而奥维通信2016年、2017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只有127万元、236万元。根据问询回复,2018年奥维通信是公司第六大客户,这一年奥维通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0.86%,扣非归母净利润-13535万元。2019年上半年,奥维通信是武汉兴图第一大客户,但这一期奥维通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2.30%,扣非归母净利润是-539万元。

通信业务还算高大上业务,但这个公司的主要业务还有一项是红木、珠宝玉石业务,平增几分土豪气质。

奥维通信最近3年半主营业务收入大幅下降,从微利走向巨亏,可以说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搞高科技的公司还同时经营红木、珠宝玉石,平添几分搞笑、讥讽,让人怀疑高科技业务是否“挂羊头卖狗肉”?

近年从微利走向巨额亏损的奥维通信,作为武汉兴图第一大客户,不良后果已经开始显现。在2019年6月末,公司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中,奥维通信以2069万元名列第二,而且期后回款只有439.15万元。

自身难保的奥维通信是武汉兴图的第一大客户,不禁让人担心,武汉兴图是否具有持续经营、盈利能力?

五、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都亏损、报告期注销3家,有没有替武汉兴图垫付成本、费用?

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程家明控制的其他企业情况如下:

根据招股书披露,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还有一家武汉爱互连科技有限公司,是武汉亲情互联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武汉爱互连成立于2017年10月19日,2018年6月7日就注销了。还有一家武汉食指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9日,程家明持股70%。2016年2月2日,程家明将股权全部转让给武汉兴图原董事方梦兰的女儿闫馨。

招股书解释,武汉智慧易视、北京智慧易视、亲情互联、耆爱之家实际主营业务与发行人之间存在较大区别,与发行人均不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但是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7家企业中,除武汉兴图投资以外,武汉、北京智慧易视、武汉亲情互联这3家公司2018年、2019年上半年全部亏损,2019年6月末净资产全部为负。自然会让人怀疑这3家亏损企业是否为拟上市公司承担部分成本、费用。耆爱之家、武汉爱互连科技成立后一年之内注销、武汉食指动科技成立不到一年程家明即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退出,这3家公司成立的商业理由是什么?总让人怀疑其成立之初就是为了某些特殊的目的。

武汉兴图公司除了上述5大问题外,其他重大问题还有,比如将部分研发费用列入生产成本,降低产品综合毛利率,以掩盖贸易公司属性。因为属于专业的财务问题,在此不予阐述。

总结:

2018年11月26日才成立的成都擎天讯达成为武汉兴图2018年向间接军方销售的第四大客户,涉嫌严重违规,有明显的利益输送嫌疑。从各方面常识分析,公司科创属性不足,技术含量低。采购、生产人员离奇得少,更接近贸易公司性质。第一大客户奥维通信(002231)近年从微利走向巨亏,自身难保,武汉兴图持续经营、盈利能力存疑。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都亏损、报告期成立不久的公司注销3家转让1家,比较异常,存在替武汉兴图垫付成本、费用的嫌疑。这公司能成功闯关科创板吗?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碧桂园上半年盈利大增72.5% 财报对安全事故作出反省
下一篇:警方公布京阿尼火灾细节:工作室70人 仅1人没受伤